講章

[講章]「同志驕傲,因為他們看見了!」

講題:「同志驕傲,因為他們看見了!」

地點: 眾樂教會

日期: 7/11/2015

講者:胡露茜

經文:約9:1 – 41

 

引言

今日是香港的同志驕傲大遊行(Gay Pride Parade),主題是:喚醒平等、 擁抱不一樣。這訴求跟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近日發表的牧函,呼籲教徒在往後的選舉投票時考慮候選人對性傾向條例及同志婚姻議題的取態,可謂大相逕庭。

大愛同盟總幹事梁兆輝批評:「湯漢作為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樞機,如此高調和直接介入選舉事務實屬史無前例。…以往在許多逼在眉睫的大事大非議題上,由民生到政改,湯漢樞機從未帶領教會為民發聲。面對權勢唯命是從,乖巧順服;面對弱勢卻手起刀落,窮追猛打!我們更有理由擔心,在湯漢樞機的領導下,教會只會越來越靠攏建制和權貴,偏離恪守公義、為民請命的信念和原則。」

正因湯漢樞機這番打壓的言論,今晚我們的崇拜,以及為同志和所有弱勢者見證的福音精神就顯得更有意義和重要。

讓我們先追溯同志驕傲大遊行的歷史。第一個出現的同志驕傲大遊行是1970年的六月,有近一萬名的男女同志齊集紐約,舉行記念石牆事件及爭取同志平權的大遊行

石牆事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1969年6月28日凌晨,4個便衣警察和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進入鄰近紐約市的格林尼治村中一間名為 “石牆”的同性戀酒吧,進行搜捕行動,結果釀成嚴重的警民衝突。次日晚上同志群體無畏警察的打壓,再次聚集起來,向公眾派發傳單,要求黑手黨和警察滾出同性戀酒吧,結果遊行持續了5天。

二十世紀以前,美國的同志都必須隱匿性傾向以躲避法律迫害和社會歧視,石牆事件可說是美國史上同志社群首次團結起來、公開反抗政府迫害的重要里程碑。

這事之後,從美國到歐洲,澳洲、紐西蘭,以至世界各地,更多的同志群體都敢於冒著被被捕,甚至被殺的危險,站出來發聲,並大规模地團結和组織民間社會,要求合法的地位和社會認同。代表“同志驕傲”的彩虹旗幟亦成為了歷年遊行的亮點。香港首屆的同志大遊行則是在2008年12月13日舉行,以「同志驕傲愛上街」為口號,有數百至一千人出席。

 

為什麼稱之為驕傲遊行(Pride Parade)?

因為遊行的目的不僅只要求社會給予性小眾同情,同志遊行是同志群體在經歷種種歧視、羞辱和壓迫的傷痛中,重新尋回自已作為人的基本尊嚴和平等價值,並自信和勇敢地站出來,向世界宣認:「我是同志、我驕傲。」

 

同性戀是罪?

回看今天的香港教會,我們真的有福音與同志分享嗎?難道「同性戀是罪」就是基督徒必須盲目擁抱的真理?

今晚選讀的經文是關於一個生下來失明的人,受耶穌醫治而得看見的故事。

有兩個原因驅使我選用這個醫治故事作為今晚慶祝「同志驕傲」講章的經文。

原因(—)最近認識了一個女同志團契,理解到這群姊妹對聖經及基督福音有極大的渴求。團契的導師認為根據聖經,同性戀無可置疑是一種罪,但因著耶穌基督的愛的呼召,她願意委身以愛去牧養和服事這班女同志,希望她們不會因此離開教會。我一方面因著這位導師能夠如此真心關愛和牧養這群女同志而深受感動,但另一方面,她對同性戀是罪的看法卻挑戰我不得不對這神學立論作進一步的反省和解說。因為「同性戀是罪」的標籤和污名已經迫使無數的同志,特別是同志信徒,陷入孤單、恐懼、羞恥、自責、甚至絕望的深淵,因而無法相信和經歷耶穌基督的大愛。為了同志的幸福、為了讓同志能夠體驗到基督愛的福音的真實,我認為今日的教會必須悔改,重新檢視傳統神學的限制、探索新的視野、讓同志的故事和生命可以成為挑戰及更新教會的動力,學習接待和擁抱不一樣的同志,如同耶穌擁抱我們每一個獨特的生命。相信今日的經文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新的角度。

原因(二)一次跟梁詠恩(Joanne Leung)的錄影對談中,她提及這段經文對於她的出櫃有極大的意義和帮助。她憶述第一次跟教會決裂的痛苦,是因為她在某雜誌公開了自已的跨性別和女同志的身份,於是教會的領導層便即時終止她在教會的事奉,並勸喻她離開教會;這事對她的打擊故然大,不過,在痛苦和迷惘當中,她仍然深信上主沒有離棄自已,她每晚在禱告中都尋求上主的引領和安慰。直至在一次個人靈修中,她發現了約翰福音這段經文,如同荒漠甘泉,令她重新振作,並見生命的曙光。因為耶穌在這個醫治故事中,主動扭轉了傳統猶太教會對苦難和罪的偏見—就是將苦難看為當事人或他父母犯罪的必然報應。

從經文中,我們見到當時耶穌的門徒,亦帶著這種傳統教會的偏見來看這個失明人:「老師,這個人生來就失明,是誰的罪造成的?是他自已的罪或是他父母的罪呢?」

出乎意料之外,耶穌回答說:「他失明跟他自已或他父母的罪都沒有關係,〔更重要的〕是要在他身上彰顯上帝的作為。」

Joanne認為今日的性小眾就好像聖經裡這個生來是失明的人一樣,常被主流教會譴責為不潔的罪人。但Joanne卻從心底感受到耶穌這番說話的力量,不但將她一直以來所背負的跨性別與同性戀的罪的污名除掉,更讓她感覺前所未有的解脫和釋放。她相信假如耶穌臨在今日的香港,祂一定不會定同志的罪,反而要在同志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

Joanne在教會的經歷,以及湯漢樞機的言論,都充份反映今日香港教會跟昔日耶穌時代的猶太教犯了同樣的毛病,只關心和論斷同性戀的罪,卻忘掉關心同志的真實處境,讓他們的生命成為彰顯上帝榮耀的作為!因為這才是同志信徒所期待和渴求的福音,亦是耶穌基督所關心的。

 

固步自封的的教會

是什麼阻礙教會開放自己去接待身邊的同志呢?

當我們細讀經文,會發現法利賽人和那生來瞎眼而得醫治的人所抱持的信仰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首先,法利賽人認為耶穌斷不會是從上帝來的,因為他犯了安息日的戒律,這反映法利賽人信奉的是教條主義,並以戒律來定義人的有罪與否。

但那位天生失明的人卻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中認識耶穌,並如實地向人講說他被醫治的神跡:「他用泥抹我的眼睛,我一洗就能看見。」並且相信「耶穌是個先知。」

此外,法利賽人自以為是摩西的門徒,便固步自封,認為自己已經擁有真理,公然說:「我們知道耶穌是一個罪人。」並脅迫別人就範,「甚至將那人趕出會堂。」

那位天生失明的人雖然沒有高深的神學知識,卻能夠忠於自己的經歷,縱然面對法利賽人的威嚇,仍勇敢地向人宣認:是耶穌使他從失明的境況變到能夠看見,所以他相信耶穌必定是從上帝來的。

最後,耶穌申明自己到這世上來的目的是要審判,使失明的,能看見;能看見的,反而失明,並且清楚點出法利賽人的問題:「既然你們自以為能看見,那麼,你們仍然是有罪的。」

最近教宗方濟各在一次清晨彌撒講道中強調,基督徒包容人,不把任何人拒之門外,即使這人造成阻力。排斥別人,自以為優秀,便會導致衝突和分裂,總有一天會站在天主的審判台,得向天主交賬。

他亦批評法利賽人和經學家們自以為遵守法律,是完美的,便排斥那些罪人和稅吏,他說:「耶穌指給我們看並教導我們的是包容的路,與法利賽人所行的排斥的路截然相反。…耶穌承行上主的旨意來到世上救贖我們,尋找我們,為將我們包容在救恩内,使我們成為一家人。」

大家認為是教宗方濟各,抑或是湯漢樞機,更忠於耶穌的教誨呢?

從羞恥到驕傲

在香港出生的美藉同志神學家鄭書祥教授,其《從罪到奇異恩典:酷兒基督現身》From Sin to Amazing Grace: Discovering the Queer Christ的著作中,介紹「以基督為中心的神學範式」作為重塑同志對罪與恩典的理解,其中第五個範式愛自己的基督(self-loving Christ),對帮助同志從「羞恥」shame的罪逾越到「驕傲」pride的恩典有重要的啟發性。

我認為若教會要真心讓同志感受和相信基督的愛,不能一邊說:「同性戀是上帝和教會所不容的罪!」,另一邊卻說:「耶穌愛你,只要你按異性戀的標準悔改拗直。」又或者說:「教會不反對同性戀,但反對同性性行為。」這樣只會令人覺得教會的偽善,因為同性戀不是做與不做的問題,而是是與不是的問題。

一般基督徒會認為「愛自己」是不對的,因為我們以為愛自己跟基督所要求的犧牲是對立的。但這裡所指的愛自己self-loving,並不是自我中心的愛self-centered love,而是對真我的全然接納和擁抱。鄭教授認為愛自己的基督的最大啟發,就是為同志充權,使他們認清一直以來身上所背負的「罪」,一種從外而被內化的「羞恥」shame,只是社會和教會所加諸於同志的「污名」,但在愛自己的基督的光照下,每個同志都可以像聖經中那位天生的瞎子一樣,以自己的真面目與基督相遇,重新看見基督在自己身上的作為,歸榮耀與主的聖名,並為自己是一個同志而驕傲。

同志驕傲,因為他們看見了一個被耶穌全然接納和肯定的自己,從此之後,他們可以從罪的捆鎖中釋放出來,成為榮耀和彰顯上主作為的兒女,這就是基督恩典臨在的印記。

去年十月30日,53歲的蘋果總栽(CEO)蒂姆·庫克在《商業周刊》網站發表文章正式「出櫃」:「我從未否認過我的性取向,但我也從未公開承認過,直至現在。現在讓我清楚地表達自己的立場,我很自豪成為一個同性戀者,成為一名同性戀者是上帝賜予我最偉大的禮物。」

在面對天主教樞機的打壓言論及教會的不友善對待,一群天主教的同志信徒(香港天主教同志信徒互助小組)仍勇敢地為自己的尊嚴發聲:「我們這群天主教同志信徒,對這種漠視同志所遭受歧視的牧函及指引,深表遺憾!但同時鼓勵我們的同志朋友及盟友,不要灰心,因為天主的愛超過一切地上的權力。…正因為今天的香港教會裡,仍對同志存有極大的偏見與歧視,本小組的成員害怕被一些「熱心護教」的教友認出而不能公開露面的形式去參與同志遊行,只能遮掩面容來出席,實在是遺憾,在這個爭取平等尊嚴的時刻,卻無可選擇地要變得「無面見人」!但我們不會放棄「天主愛人不歧視人」這個最重要的信仰原則!」

 

最後,讀出殘酷兒於2010年的台灣同志大遊行中的宣言

殘酷兒~不完美!

但執著體現瑰麗異彩的人格和心靈~ 

所以2010年的台灣同志大遊行,我們堅持繼續現身!

是的~雖然路途坎坷難行,殘障同志仍執意用身體-

挑戰障礙環境

我們堅持現身,證明殘障同志的存在!

不管你同不同意、不管你喜不喜歡!

我們很自在,也很自傲的大聲說:

殘障同志在這裡!

二千三百萬的台灣人口,

同志占其中的十分之一,已是弱勢!

殘障同志,又佔了十分之一裡的多少?

處境更為邊緣……

 

我親愛的殘障同志朋友們,

我們在此將重新奪回生命的主導權!

即使爬出來、撐著枴杖走出來,

我們也要把自己推出來!

我們不畏懼殘障、同志身份,

更要面對邊緣弱勢的事實。

殘障+同志,不殘酷~是好酷!

*現在邀請我們當中的同志朋友讀出他們的驕傲宣言:Davy, Pearl, Anthony, Mimi, Ming Tam, Grace, Jeffy.

不單是同志驕傲,我們每一位都是屬主的兒女,都應該因擁有上主尊貴的形像而驕傲!最後,邀請每位參與者將你個人的驕傲宣言,以文字或圖案形式寫/畫在白紙上,並將之貼在前面的大版上,象徵我們對上主的感恩和決志。

0
0
0
s2sdefault
powered by social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