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人性II 誰不是酷兒? 本土酷兒神學初探》作者對談

主持: 胡露茜(出版策劃、編輯)

分享嘉賓: 卜莎崙牧師、文可風、黃美鳳 (同志、神學人)

時間: 2014年3月11日, 12:00-14:00

地點: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CKB109

《人性II-誰不是酷兒?本土酷兒神學初探》作者對談 2014.3.11說書會

主持:胡露茜-出版策劃、編輯
分享嘉賓:卜莎菕牧師、文可風、黃美鳯-同志、神學人

        女同志為何要嫁人生女,還成為牧師?一個字:蠢!加三個字:極扭曲!看名字「莎菕」及Grace,便猜到卜牧師出身基督化家庭,且父母及胞姊皆牧者,她自小宿願是死後骨灰撒落教會草地,這樣順服的牧師之女守住一個秘密:她喜歡女孩子「同志若不拗直,便不能進神的國!」這些教會教導,令她數十年來背負罪汚感,她惟有「離惡就善」,還雙管齊下:先「學做女人」──嫁人生女,修讀神學、全職事奉,以為可一了百了自絕後路。

        偏偏為人妻十六年後發生「生命意外」:遇上令自己生命甦醒的「她」─現在的伴侶,糾糾纏纏了年多,「我不想再扭曲自己,繼續去扮演女人!」,她做了人生最痛苦的決定:「不是拋夫棄女,我話你知,我好錫我個女!」並且承受跟父母和全家人反面的超大壓力,至今跟伴侶是各住各家,最痛是對女兒的內疚付上這些代價,為的是「對自己誠實,真實地做人!」在中大的說書會上,有女同學反問卜牧師為何當年不選擇獨身?「我蠢囉! 我的觀念極扭曲!」根源在於她從小受教的觀念:什麼叫完美?結婚生仔最perfect!

        另一位同志神學生文可風Anthony由他的兒時說起:「我的成長不容易,因父親一早走佬,母親為養育我們三兄弟姐妹,只好偏門。母親做蒸氣指壓場。所以我自小就聽過許多性工作者的故事。每個人入行也有他們獨特的原因。由成長過程,我領悟到:人生許多選擇只是假選擇……我有一連串提問,更是向外間教會的一種批判。教會不接受性工作者,甚至呈現不同性態的酷兒,教會能否就著他們的處境而適當地回應?教會除告訴不同性態人士,福音是與你無份外,基本上我亦看不到其他出路。但福音就是要人變得標準化嗎?基督的降生就是為了告訴世人福音與普世人有份,抑或是區分那些人才有份?」

       另一位作者黃美鳯Davy指出,教會對聖經自有一套詮釋,不斷強化信與不信不可結合、不可有婚前性行為等規矩,但信徒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相戀信徒同居和夫婦避孕(天主教反對避孕)是例子。不雅神學「始祖」神學家Marcella Althaus,大膽問:我們的基督為什麼不能是雙性戀的酷兒呢?她並非天馬行空,而是想開闊大家對基督情慾的想像,否則基督便不可能包容不同性傾向的人。

        性神學社顧問胡露茜博士指出,傳統上教會將耶穌非性化,略去祂有沒有性慾、與女信徒的相處等有血有肉的呈現,把祂約化成只是救贖的icon,祂親就邊緣人、被視為不雅的人例如性工作者,正正顯示祂的跨越,何以跟隨祂的教會 卻設下人與人之間的重重規範(norms)呢?酷兒神學可嘗試幫助大家從傳統壓抑人的規範中,解放出來,展現天國的福音──那才是耶穌的底線。